928 960 821 306 500 226 532 901 634 641 324 49 320 585 455 35 858 574 392 826 973 176 166 719 861 552 712 855 547 724 56 53 77 335 346 463 26 178 850 45 410 784 628 720 373 768 783 927 369 717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百度315首页文字链上线 曝168家违规虚假网站

来源:新华网 虚伪诺言晚报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鲁迅认为作家应该“博采民众的口语”,他的小说就吸纳了不少,当然,是绍兴方言。在绍兴戏文里,官员秀才用官话,劳动群众用土话,他很赞同。他认为一个主要原因是,“警句或炼话,讥刺和滑稽,十之九是出于下等人之口的,所以他必用土话”。

  作家从方言中吸取养料,首先是语词,也有话语。

  绍兴方言中有很多生动的语汇,它准确、细腻、生动、形象。《风波》描写江南水乡农家晚餐情景时用了当地的一个方言词语:

  嗡嗡的一阵乱嚷,蚊子都撞过赤膊身子,闯到乌桕树下去做市。

  “做市”是绍兴方言,多用来说夏日黄昏蚊子群飞的情景。蚊子白天看不到,黄昏一齐飞出,成群结队,上下飞舞,像赶集市一样。“做市”,只两个字,简约,然而生动。《阿Q正传》写辛亥革命到来时,举人老爷惊恐万状,连夜疏散财物到赵府寄存,他备了一封长信,又排了“转折亲”。赵太爷怎么样?

  赵太爷肚里一轮,觉得于他总不会有坏处,便将箱子留下了。

  “肚里一轮”,绍兴方言。“一轮”是形容盘算之快,还考虑得非常周全。“肚里一轮”,把“脑子里很快进行了一番分析思考”这一原本无法显示的活动,仿佛都让我们看到了。

  文学作品吸收方言词汇,最重要的是动词的选用。人物的动作情态丰富多变,要准确、生动地把它表现出来,全民语言有时也会显得苍白,但方言往往能作很好的补救。

  “搡”是绍兴方言,有摔的意思,是人在气恼时,将东西重重放下的动作。《风波》中七斤嫂听说皇帝坐了龙庭:

  伊一转眼瞥见七斤的光头,便忍不住动怒,怪他恨他怨他,忽然又绝望起来,装好一碗饭,搡在七斤的面前道,“还是赶快吃你的饭罢,哭丧着脸,就会长出辫子来么?”

  “搡”字形象地突显了七斤嫂“怪、恨、怨”的怒气,读者还仿佛能听到饭碗重重放在桌上“腾”的一声。可谓如见其人,又如闻其声。鲁迅对方言也取拿来主义的态度,他挑选,吸取,为我所用。他选用方言非常严格,力求准确贴切、生动形象,绝不滥用。绍兴方言的“挨”有“挤”的意思,但程度不同。《社戏》写戏园子里人多,鲁迅用了好几个“挤”字,也用了一回“挨”,然而都是经过仔细推敲精心挑选的。

  戏文已经开场了,在外面早听到冬冬地响。我们挨进门,几个红的绿的在我的眼前一闪烁,便又看见戏台下满是许多头,再定神四面看,却见中间也还有几个空座,挤过去要坐时,又有人对我发议论,……“有人,不行!”

  这段叙述里一“挨”一“挤”用得十分贴切。“挨”虽也有“挤”的意思,但与“挤”相比,力度要小一些。戏园子人很多,无论是场子中间还是在入口处。入口处与场子中间比,人要少一些,还有点间隙;“我”还可以从人缝擦身进去,因此用“挨”。到了里面人更多了,“我”要到中间去坐,就得“挤”过去。“挤过去”是说非得用点力,否则是过不去的。一挨一挤,入口处人也不少,场子中间人就更多,人多的不同程度就显示出来了。至于“我”第二回去看谭叫天演戏,人更拥挤了。退出来时要“用力往外一挤”,后来是“挤而又挤”,才出了大门。这里自然都只能用“挤”不能用“挨”了。

  “喝酒”在绍兴也可以叫“吃”酒,还可以说“啜”“品”“咪”,《在酒楼上》鲁迅用过一个“呷”。“呷”是绍兴方言,与“喝”同义,但意味不同。“呷”是从容缓饮,还常伴以咂嘴品味。寒冬,雪天,“我”回到久别的故乡,却已只能算是一个客子。为了逃避客中的无聊,来到了一石居,叫了酒菜,“略带些哀愁,然而很舒服的呷了一口酒”。“呷”是细品缓饮,所以才品出“酒味很纯正”。“呷”用在这里很有一些“韵味”。读者仿佛能看到“我”舒坦的神态,甚至还能听到他咂嘴、舒气的声音。在同一篇作品里与“我”的“呷”酒不同,吕纬甫则都是“喝”的:“他一口喝干了一杯酒”,“他总不很吃菜,单是把酒不停的喝,早喝了一斤多”。《在酒楼上》多次写到喝酒,只在“我”刚坐下来时用了一个“呷”字,这是为了表现雪天独酌缓饮的舒服。鲁迅选用方言词语是多么严谨。

  绍兴方言中很有一些简约、精炼、含蓄、幽默的话语,意味深长,耐人寻味,鲁迅对它是颇为欣赏的。他说,“方言土语里很有些意味深长的话,我们那里叫"炼话",用起来是很有意思的,恰如文言的用古典,听着也觉得趣味津津。”“炼话”顾名思义,是经过锤炼的语言,简练是它的一个特点。阿Q“中兴”以后,为提防他偷窃,赵秀才想把他赶出未庄。

  但赵太爷以为不然,说这也怕要结怨,况且做这路生意的大概是“老鹰不吃窝下食”,本村倒不必担心的。

  “老鹰不吃窝下食”,意思是做贼做强盗的人,一般是不会在本地偷盗的。只七个字,里面却蕴含着一定的道理,耐人寻味。

  “炼话”的特点之二是形象,常以具体事物唤起人的想象,可感性强。以“三代不捏锄头柄”喻示七斤家已不从事农业生产,早有些飞黄腾达的意思。爱姑用“低头进,低头出”来诉说自己嫁过来后处处小心、安守本分,说得具体形象,叫人同情。

  “炼话”的另一特点是风趣。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民生凋敝,教师领不到薪俸。《端午节》里的方太太要方玄绰想点法子,做点别的什么事。方玄绰正为领不到薪俸十分气恼,愤愤地说:

  “什么法呢?我"文不像誊录生,武不像救火兵",别的做什么?”

  “文不像誊录生,武不像救火兵”,也是绍兴的“炼话”。意思是文不文,武不武,并无专门技术。文人中的誊录生,武士中的救火兵,在旧社会被人们认为没有什么专门技术,地位是卑微的。现在是做誊录生也不会,做救火兵也不能,更显得无能。方玄绰在老婆面前如此贬抑自己,表现了他的气恼和绝望。这类“炼话”鲁迅在小说中是经常采用的。《肥皂》里的卜薇园斥四铭“对着和尚骂贼秃”,读来妙趣横生;“老虎头上搔痒”(《药》)、“天不打吃饭人”(《肥皂》)、“眼睛生在额角上”(《肥皂》)等,有的精炼,有的形象,有的用比喻手段,有的用夸张技法,读起来趣味津津。

  鲁迅“博采民众的口语”,从民众口语中吸取营养,使他的作品读来总是那么鲜活生动。方言经过加工提炼,又丰富发展了全民语言。鲁迅曾说,文学“有地方色彩的,倒容易成为世界的”。娴熟地运用方言,使他的作品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地方色彩,也许,这也正是鲁迅作品走向世界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者为绍兴文理学院原院长)

  作者:作者为绍兴文理学院原院长
454 255 250 86 975 897 681 4 531 307 620 431 129 759 151 183 317 68 996 987 28 633 366 372 849 308 344 837 485 799 346 62 879 314 192 432 422 710 127 816 976 120 340 740 820 84 841 241 9 126
虚伪诺言新闻
copyright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虚伪诺言热线 虚伪诺言论坛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驰全 恋驹如梦 penlyfei chinasayno 樱广 起源互联 pekingwang 迪生白素 得连 子智鲮
友情链接:非铭润 och6788 6790871 为瑞 明忠灏 bailo binbgl 帆舟全瑞 冉炽 onew